International Photographers Association of Los Angeles 洛杉磯國際攝影家協會

We don't make a photograph just with a camera; we bring to the act of photography all the books we have read, the movies we have seen, the music we have heard, the people we have loved. -Ansel Adams
現在的時間是 週五 11月 17, 2017 11:13 am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36 篇文章 ]  前往頁數 上一頁  1, 2, 3
發表人 內容
文章發表於 : 週五 8月 31, 2012 10:57 am 
離線
右庶长
右庶长
頭像

註冊時間: 週四 8月 16, 2007 12:37 pm
文章: 925
frank L6 寫:
高人·高深?没读懂,影像再读中··········。


”元影像“的理论形象而易懂,实在是片难得的好文章。
以下是原文:

缘聚“元影像”
藏 策

新疆之行绝对是缘分之旅。当我接到邀请,得知这次将同蔡焕松兄、唐东平兄,以及第三只眼网的众多朋友共赴新疆拍摄时,兴奋之情难以言表。蔡兄和唐兄都是我在广东结缘的挚友,那次广东摄协召开有关沙龙摄影的研讨会,会议主持就是蔡兄,而与我同屋的则是唐兄,相见之下立成知音……而我对沙龙摄影以及纪实摄影的反思,直至建构“元影像理论”,也正是从那时开始的。
先说我自己吧,我和从一开始就从事摄影事业的蔡兄唐兄不同,我是搞文学研究的,至今都还在文学与摄影这两个领域之间“越界”。我直到32岁时才有了自己的第一部相机——尼康FM2,对摄影的热情也是从那时开始的。那时百花出版社有个搞摄影的美编,叫李颀,摄影理念比较新,对沙龙画意那套很厌恶,总说摄影应该做摄影该做的事,而不是去模仿绘画……我的办公室就在他的暗房下面,所以经常一起聊,潜移默化中对沙龙没什么好印象,对写实风格的影像比较喜欢。然而我在开始时还是没少走弯路。当时人们都说,摄影要有“思想”,而且说我在这方面应该有先天的优势。于是我便拿起相机,走街串巷去表达自己的“思想”……看见老房子旁边盖起了新楼,觉得这是新旧的对比,便拍了下来……看见沈阳道的古玩街上,把文革时期的东西与香炉等古玩摆放在一起,也觉得是意味深长的对比,也拍了下来……可等胶卷洗出来一看,全都乱七八糟不成个样子。从那时开始我就发觉影像是有其自身一套规律的,把我们通常对社会的思考之类直接灌注到影像里,是根本行不通的。
我这个人是个天生的“理论动物”。别人一般都是先有经验,然后归纳成理论……而我却是先从理论下手,然后再演绎到实践中去……上世纪80年代时,文学界舞会特别多,可我却怎么也学不会……直到我后来研究了一通舞蹈理论后,才忽然间明白了交谊舞的要义,不仅学会了交谊舞,甚至玩转了“国标”,成了所谓的“舞林高手”……学摄影又拍不出好片子,我自然也要先从研究理论下手……就这样研究来研究去,研究成了个摄影理论家。我发现,[size=150]影像自身的规律就是摄影的本体语言。这是一种视觉的语言,和文字语言完全不一样。之所以在现实中看起来很精彩的东西,拍出来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之所以用文字可以叙述得很精彩的故事,用影像来叙述却很可能面目全非,就因为摄影语言首先是属于视觉的,不可以用文字语言式的思维去简单代替。[/size]
当然,明白了这个道理并不等于就彻底弄懂了摄影语言。摄影语言是一门非常深奥的学问,直到今天,世界范围的学术界也都没能彻底地研究透。不过,通过研究摄影语言,解决如何拍好照片的问题还是有路可寻的。我前几年一直在做类似“基因图谱”式的工作,把有关摄影语言的“基因图谱”先归纳出来,再把不同的大师的优秀“基因”精选出来……比如从科特兹、布勒松的抓拍摄影中提取出瞬间与结构的均衡,从纯粹摄影中提取出“去功能化”和“摄影视觉”……从“无表情”中提取出“意义趋冷”——也就是如何“屏蔽意义”……于是我的“元影像理论”也就浮出水面了。
中国摄影的症结在哪里?以前是陷在沙龙画意的泥潭里不能自拔……现在则是把摄影的“功能”当成了摄影的“本体”……摄影确实有记录社会的“功能”,但并不能因此认为记录社会就是摄影的全部。这就好比说,婚姻具有传宗接代的功能,但不能因此而认为传宗接代就是婚姻的全部一样。况且,摄影对于社会的这种记录功能,真的就那么可靠么?就连曾经力挺纪实摄影的刘树勇兄,也在其新作《影像中的历史不过是有关“真实”的一种幻觉》中对此提出了质疑。从沙龙画意,到简单记录,摄影正在从一个死胡同走进另一个死胡同……纪实摄影其实只是应用摄影之中媒体摄影里的一个门类,是对摄影本体语言的一种应用。把这种对摄影语言的应用无限抬高,并最终替代了具有无限丰富性和可能性的摄影本身,这无疑会使摄影之路越走越窄……
一种摄影理论,其真正的价值,很大程度上更在于其对于摄影实践的意义。“元影像理论”能否迅速提高摄影者观察现实、发现造化并捕捉精彩瞬间的实际能力呢?此次新疆之行可谓是一个验证“元影像理论”的试验场……还是先从我自己说起,在开始研究摄影语言之前,我自己的摄影实践总是愧对我自己的摄影理论,以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不好意思让人看我拍的照片,那简直就是种反讽……当我开始研究摄影语言之后,才开始悟出了摄影的一些奥秘……恰好那次参加河北蔚县的PK活动当评委,蔡兄提议评委之间也要交照片PK……我急忙用自己的摄影语言理论现场指导自己的拍摄实践,还真的拍出了几张不错的照片,总算没丢人现眼……现在我的“元影像理论”已然越来越成熟了,能否再次提升自己的摄影水准呢?经过新疆之行的检验,效果简直出乎预料。我在胶片时代虽然有三台专业相机,但从来就没拍出一张好片,基本都是在拍纪念照……进入数码时代以后,我自知拍不出什么好片,索性连单反相机都没买,最早用S80卡片机随便拍拍纪念照,一年前才买了个索尼的NEX-5C微单……直到我对“元影像理论”指导实践的效果充满信心后,才于两个多月前买了最新上市的佳能EOS-5D3……可以说我在摄影实践方面的经验非常少,摄影技术更是入门级水平,但“元影像理论”却极大地弥补了我在实践方面的不足。一些老朋友看了我新拍的作品后,几乎都不相信是我拍的了……
再说这次新疆同行的代国夫兄、李庭明兄和张悦兄,他们在摄影技术方面其实都已经很不错了,尤其是代兄,可谓是功底深厚……可他们在摄影理念方面却存在着各自的问题。代兄是抓拍的高手,但拍出的却都是沙龙画意的精彩瞬间……张兄自称只拍风光,对人文题材不感兴趣……经过蔡兄、唐兄和我的几次评片加讲解,代兄很快就明白了摄影本体语言的要义,而且当即就以身边的楼梯为对象,实践了一张颇有几分科特兹味道的“构成”。新理念让代兄的摄影奇迹般地发生了根本性转变,此后佳作迭出……张兄和李兄也对人文摄影发生了极大的兴趣,在吐鲁番街头拍到了不少好片……来自江门的朋友是一个小团队,陈主席、潘教授、红营兄、蟹鹏兄、寥智辉兄、小飞姐……影像各有千秋。陈主席的多才多艺,潘教授的博学,给人印象深刻,我关于影像语言的道家学说阐释,就是在车上和潘教授聊天时悟出的……蟹鹏兄为人豪爽,摄影水平进步神速,在蔡兄的指点下,片子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好评。来自广东的另一个小团队,是东莞的波叔、李志良兄和李长福兄,以及蔡兄的得意弟子吴锡洲兄。波叔是国内知名摄影家,以前也是沙龙风格为主,而近年来开始向本体语言转型。这次在新疆他拍了大量的具有纯摄影意味的树木细节纹理,正准备出版画册。而提起志良兄,整个中国摄影理论界都应该感谢他。国内最重要的摄影理论研讨会,每两年一届在东莞召开,就是志良兄等东莞朋友努力的结果。东莞实际上已经成为了中国摄影理论研究的一个重要基地。锡洲兄这次带的器材最精良,飞思加徕卡……而他的影像也功力不俗,正所谓名师出高徒。
游阿红兄是孙君媚的大伯,以前对摄影所知甚少,这次被摄影才女君媚拉上了摄影之路,而且一下子就入了迷……在大家的口传心授下,片子也渐渐拍得越来越棒了。短短十天的新疆之行,他竟然拍出了自己的第一本影集……为了感谢君媚这个引路人,主动提出要送给弟媳一台徕卡……大家都说君媚这次收获最大,其实君媚付出的辛苦也最多。她不仅跑前跑后地帮着组织安排,而且还要帮我们做影像后期。新疆的日照时间长,大家本来就睡不好,她睡得就更少,以致于都累病了……君媚的性格属于充满阳光的那种,和她在一起,你总会有如沐春风的感觉。郭红营兄作为这次活动的工作人员,白天非常忙,直到晚上才有时间找我和东平看片……创作团的导游和司机师傅在这短短的十天里,也和大家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给大家的拍摄活动提供了最大的便利。
来自北京的邹凯兄,来自浙江温岭的叶崇义兄,来自内蒙的张玉坤和刘成武兄,及来自香港的邓子忠兄,还有来自南通的周建平大姐和来自绵阳的藏族姑娘卓玛小妹,都是我这次新结识的朋友。邹兄对摄影非常投入,而且很善于思考,对“元影像”的理解很到位……叶兄则非常幽默风趣,体现了快乐摄影的精神气质……玉坤兄和成武兄都是典型的北方大汉,一个谈笑风生,一个刚毅木讷,对摄影都有很多心得。邓兄的香港口音,我听不很懂,但却能感受到他的真诚。卓玛的座位就在我身边,周大姐则在我身后,一路上聊得最多。周大姐小时候住在天津,对天津很熟悉,是位热情开朗的大姐姐。卓玛属于白马藏族,有着藏族特有的甜美歌喉……她每次拍了片子,上车后都回放给我看。我告诉她,[size=150]不要被拍摄对象牵着鼻子走,而要首先对背景的结构关系作出视觉上的判断,然后再在这种大背景的结构里,去抓取主体处于结构之中某一方位时的瞬间关系……[/size]很快,卓玛照片中有序的视觉关系越来越多,无序的东西越来越少了……就连“元影像”这个词,也是我在和卓玛聊天时忽然想到的——我的这套新理论成型后,却一直没想出一个合适的名字。叫“纯影像”吧,容易和“纯摄影”重叠,叫“心灵影像”或“东方影像”又太俗套,且容易引起歧义……在我和卓玛聊什么是“元语言”、“元理论”和“元批评”的时候,我忽然想到了“元影像”这个名字——既然我以前的理论都是属于“元语言学”层面的,那么这套可以指导具体影像实践的理论,就叫“元影像”多恰当啊!
真的是缘分,真的是缘聚“元影像”啊!
现在我看着这本即将付梓的画册中所收入的照片,以及那些记录着一路欢歌笑语的花絮,那些难忘的场景又重现目前,不由得感慨万端!经过了新疆之行的验证,我和蔡兄、东平兄随后又在广东等地宣讲了“元影像理论”,相信这种全新的理论以后会影响越来越多的摄影人。古人说,百年修得同船渡。结缘新疆,结缘“元影像”,我们的缘分又何止百年!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發表於 : 週五 8月 31, 2012 11:51 am 
離線
左更
左更
頭像

註冊時間: 週日 3月 11, 2007 10:14 am
文章: 1206
來自: temple city, CA
很喜欢照片的构图和所表达的意境。照片很有特点。你的“元影像”理论很高深,学习中。

_________________
一个热爱生活的人,喜欢写作,摄影,读书,看电影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發表於 : 週五 8月 31, 2012 1:22 pm 
離線
左庶长
左庶长
頭像

註冊時間: 週一 2月 19, 2007 10:37 pm
文章: 788
來自: Bei jing of China
我读完全文,对“元影像理论”还是不清楚,回想作者看完小姐的回放,说的一断话:“我告诉她,[size=150]不要被拍摄对象牵着鼻子走,而要首先对背景的结构关系作出视觉上的判断,然后再在这种大背景的结构里,去抓取主体处于结构之中某一方位时的瞬间关系……。”这就是“元影像理论”吗?
请明白人指点迷经!

_________________
ㄍ能者為師》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發表於 : 週五 8月 31, 2012 1:47 pm 
離線
右庶长
右庶长
頭像

註冊時間: 週四 8月 16, 2007 12:37 pm
文章: 925
shibing tong 寫:
我读完全文,对“元影像理论”还是不清楚,回想作者看完小姐的回放,说的一断话:“我告诉她,不要被拍摄对象牵着鼻子走,而要首先对背景的结构关系作出视觉上的判断,然后再在这种大背景的结构里,去抓取主体处于结构之中某一方位时的瞬间关系……。”这就是“元影像理论”吗?
请明白人指点迷经!


[size=150]佟老师,我觉得这就是精华所在。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發表於 : 週五 8月 31, 2012 6:52 pm 
離線
农夫
农夫

註冊時間: 週二 4月 10, 2012 8:40 am
文章: 43
shibing tong 寫:
我读完全文,对“元影像理论”还是不清楚,回想作者看完小姐的回放,说的一断话:“我告诉她,[size=150]不要被拍摄对象牵着鼻子走,而要首先对背景的结构关系作出视觉上的判断,然后再在这种大背景的结构里,去抓取主体处于结构之中某一方位时的瞬间关系……。”这就是“元影像理论”吗?
请明白人指点迷经!



首先感谢各位老师关注,“元影像”理论,我引用藏策老师的一句话吧

【我后来想明白了,正确的理论不是教会了摄影人摄影,而是引导摄影人找回了自己,元影像理论其实就是能够帮助摄影人找回自己的理论。因为人的视觉结构和天性是与生俱来的,而每个人的气质才性又各有不同……所以好的摄影教育和摄影理论,就应该培育、发展和强化人的视觉天性,更要让他们循着自己的气质才性找回自己,回归内心……
那些学了元影像理论之后水准迅速提高的人,其实不是理论教会了他们怎么拍,而是人家本来就应该拍得那么好,只是以前因为跟在那些外在于视觉的社会意义之类后面跑,而忽视了真正属于自我的心像……当一旦回归内心,不再纠结于社会意义的公共判断,只专注于个人的内心感受,摄影水平自然就达到了本应达到的水准。
元,首先是更高一层的意思,元影像也就是“关于影像的影像”。就像元语言是关于语言的语言,元理论是关于理论的理论……此外,元在中国文化的语境中,又有初元、归元等含义,有回归本源的意思,那么这在元影像中则是回归摄影本体的意思。当然“元”还可以引申出很多意思,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元影像最基本的特征就是:1、是回归影像自身价值的摄影,而非为其他外在目的去充当工具的摄影。所以属于非实用类的摄影,虽然也以写实风格为主,但不是纪实摄影。2、去一种去功能化的摄影。当然去功能化本身也是一种功能,那这个大功能就是:不以群体化的公共判断去进行社会批判,而以个人的心灵去体悟造化,从而提升个人的人生境界。因为社会批判虽然在很多情况下都是必须的,但却不是解决社会问题的根本途径。人类社会的进步,不是一个阶级消灭另一个阶级,一个性别消灭另一个性别,一个种族消灭另一个种族……而是不同人群之间的和谐共处,彼此包容友善和悲悯……人类最大的敌人,恰恰是自己内心中的贪嗔痴,所以提升自我的精神境界,才是社会进步的根本之道。3、元影像的摄影是属于个人的观看,而非替别人看,所以元影像的表达,是自述而非转述。在这一点上,与传统的媒体摄影有着根本的区别。因为在转述的功能上,动态影像比静态影像(摄影)有着先天的优势,所以在新媒体时代,摄影如果继续靠转述生存,路只会越走越窄。4、元影像不提倡用照片去表达所指的简单意义,甚至要有意去屏蔽这些意义。于是观众的思考就会回到影像自身,从而引发对于元意义,也就是意义的意义的思考。而这才是有关宇宙人生的思考,而非对于某一具体的人和事的思考。5、影像只是提升人生境界的一种途径和过程,而非终极目的。6、元影像是一个开放的系统,而非某几种具体的风格或手法。元影像理论借用了类似“基因工程”中绘制“基因图谱”的思路,将摄影本体语言中尽可能多的优秀“基因”进行归纳和转接,在最大程度上进行“继承与创新”……同时,元影像又是面对未来的,未来所有在影像语言上的创新,只要是非实用目的非功利的,只要是属于个人而非集体,只要是属于自述而非转述的,都可以归入元影像。
1、新闻摄影和纪实摄影,都属于应用摄影的媒体摄影,必须以传达具体信息为目的,换句话说就是替别人看,向别人转述自己看到的东西。这本身没有错,但这只是摄影的一种功能,而绝非全部功能,更不能以此来替代摄影本身。我近来喜欢举的一个例子就是:传宗接代肯定是婚姻的一个重要功能,但绝对不能认为这就是婚姻的全部。难道摄影就一定是替别人看的吗?就不能是自己看的吗?我恰恰认为,为自己而看,为自己的内心而看的,才是摄影的真正意义所在。尤其是在新媒体时代,动态影像在转述的功能上,远远强于摄影,摄影在这方面的路会越走越窄……
我的“元影像理论”,提倡的是为自己观看,为自己内心而观看的摄影,淡化转述而强调自述,强调影像作为个人心灵能指的存在价值,淡化其作为群体意识形态而存在的宣传价值。强调摄影本体而淡化摄影功能,不再做转述事件的奴仆,不再跟着人物或事件跑,而是站在更广阔的视野和更高的层面上,去体悟大千世界中造化的瞬间——人和事件也只不过是这大千世界中某个局部的一个元素而已。我喜欢的一个比喻是:大千世界就好比一个迷宫,而人就好比是在这迷宫里跑来跑去(事件)的小白鼠……摄影人如果只是跟在这些人和事的后面跑,自己也就成了一个小白鼠。所以摄影人要超越具体的人和事,站在更高的层面上去洞悉这个迷宫的奥秘,在小白鼠和迷宫形成最佳关系时按下快门。所以“元影像理论”主张“去功能化”,超越对具体事件的记录,乃能洞悉大事件之因果;摒弃照片所传达的简单意义,乃获得图像的“元意义”。所以“元影像理论”虽以西方影像文明为平台,而追求的却是东方文明的最高智慧——是与佛家的“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以及老子的“道可道,非常道”等相一致的。】
如有兴趣可去藏策老师博客了解,地址是:
http://home.blshe.com/blog.php?uid=3343&id=36567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發表於 : 週三 9月 05, 2012 11:53 pm 
離線
右更
右更
頭像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4, 2008 4:20 pm
文章: 1715
來自: Alhambra, CA 91803
frank L6 寫:
高人·高深?没读懂,影像再读中··········。


福哥谦虚了,你是客气。。。我是真没看懂。啥时候福哥给俺讲讲? :mrgreen:

_________________
圖檔


回頂端
 個人資料  
 
顯示文章 :  排序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36 篇文章 ]  前往頁數 上一頁  1, 2, 3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 沒有註冊用戶 和 9 位訪客


不能 在這個版面發表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回覆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不能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不能 在這個版面上傳附加檔案

搜尋:
前往 :  
POWERED_BY
正體中文語系由 竹貓星球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