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ALA Magazine the Official Online Magazine of IPALA

IPALA Magazine
桂林山水甲天下

Kenny Chu

“桂林山水甲天下,阳朔山水甲桂林”是我在台湾上中学的时候地理课本里关于阳朔地区的一个描述。这句话始终烙印在我的心头。阳朔去了5次,每一次去都在西街找间有冷气的酒店住一个礼拜左右。前两次去租了部车到处找点,几乎没有什么收获。第三次的收获最好,第四次租了三条船,四部竹筏,准备大肆创作一番却被一群人搅了局,搞得兴致全无。第五次在阳朔住了一个礼拜,每天都在等天气中度过,不过在西街还好,每天还可喝喝啤酒,吃啤酒鱼,逛逛街。第五次值得一提的是在阳朔一点收获都没有,却在别的地方让我大有斩获,这也许就是世人常说的上帝对你关上一扇门,一定会在别的地方开扇窗给你, 这是后话。。。。

我通常在前往一个地点拍摄时,脑子里会先有构图,然后按着这个构图前往寻找自己想拍的东西,用摄影的手法表现出来。

拍摄的时间为2005年的七月,当时是尼康的数码黑暗期,数码机远远的落后于加能。我用的相机为尼康D100以及D70S。其实尼康D100是台相当不错的数码机,除了像素较小(600万)以及不是全幅以外,它的各种功能以及设计我都非常的喜欢,记得当时克林顿总统的摄影师也是用的尼康D100。

七月二十四日开始找点,接洽,租车,找船。。。在28日早上三点租车的驾驶来到了我下榻的酒店,我们即刻出发,开了大约40分钟左右到了兴坪。约好的船家从黑暗中亮了一下手电筒,既像是谍报片又像是要偷渡的人一样,我摸黑上了船,司机在原地待命。船逆流而上,开了大约一个钟头左右,已经快要5点了,马达声慢慢的小了下来,黎明前空气的清新以及一片宁静,让人舒服的很。船停靠的地方不是码头只是岸边有一点踏脚的地方而已,而这个岸边与水面的落差为大约1.5公尺左右。船家尽量的把船靠近,为了不掉入水里,我拉着一只树枝跨上了那只有一英尺宽三英尺长的落脚地。渔人开始点火,我开始架起我的脚架,构图,此时天将亮未亮,远方的群峰后面已经开始露出了鱼肚白,一幅早已在我脑海里的画面在我的眼前骤然的出现,我知道这是一骤而逝的画面,抓紧机会很快速的押了十次快门,果然回来一看,自己最满意的还是第一张。后来的九张已因为太阳继续缓慢的升起而影响了色温,已经不是我要的效果了。

这张蓝色调的在2007年春季号的Nikon World Magazine上以全双页印刷,主题为Persistence of Vision. 那年我送一个镜头去尼康维修,回来后看到一张明信片大小的卡片上有这张相片在上面。才知道后来又印成了明信片大小作为那年杂志的宣传。当然后来尼康又补了钱给我。

另外这张金黄色调的为太阳升起后,在水上的倒影可以看到太阳。我认为群峰以及太阳只要一组便足够。这时如果把太阳与群峰一起摄入会让画面变得复杂,也会使得主体变得太小。站在网上的鱼鹰张开双翅帮这张片子加了分。

这张片子在当年的尼康双月赛拿到了旅行摄影奖。

这张拍摄完了以后就收工了,回到了阳朔吃了早餐就又睡了一个回笼觉。准备下午4点钟再次出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