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ALA Magazine the Official Online Magazine of IPALA

IPALA Magazine
傣曆年慶典 (B)

   離上山下鄉相隔40年,故地重遊,正趕上傣歷1371年慶典。我妹妹原在安徽插隊的,正好也在清明回國,得知那麼好的機會也興致勃勃與我們數十人同行。我們作為貴賓來到西雙版納州府,與當地少數民族共度難忘潑水節。

西雙版納早已成為旅遊勝地,雖然商業氣息濃了點,但總的來說比以前不知道要好多少了。以前我們從上海到昆明要坐64小時硬席座;從昆明再乘5天汽車路程到勐臘;現在到景洪幾小時的飛機就搞定了。在景洪我們被安排下榻在賓館,出門有中巴來接,前面還有閃著燈的警車開道,這不成了大姑娘上轎—頭一遭?。

到了“都畅”(賭場?)大酒店的歡迎宴會廳,夾道歡迎的是西双版纳州歌舞團載歌載舞的演員,看到打扮那麼艷麗的表演者有人看了說這會不會是人妖?這點我倒不認同,現在傣族年輕漂亮的多的是。

以前我們下鄉的印象是生活艱苦,語言不通。現在在版納生活會不會傣話無所謂,傣家人不但可以講雲南話,還會講國語。來敬酒傣族女州長刀林蔭講的國語怎麼比我們還好,原來她是特殊訓練過的播音員出身,不過她對我們一些老知青還能講沒齒難忘傣族話,也是多有稱讚。

酒足飯飽我們又要去趕場看招待演出。我一邊觀看演出,一邊拍片,一邊思索,版納有少數民族特色的版納州與景洪市兩大歌舞團,哪天哪個團能辦來美國演幾場該有多好啊。

次日上午的活動是參加第12屆邊境貿易會開幕,臨近周邊國家的商人來了不少,一片繁榮景象。下午是在瀾滄江邊的重頭戲,我們又坐上了貴賓觀禮台,台上有食品招待,並有少女上來獻帶吉祥物。活動開始先有頌經,再有放高升,賽龍舟等等很多活動。還有鬥雞,我沒有去拍片,因為這種活動在美國是非法的。

 

 

 

 

 

 

 

 

 

 

 

 

 

最後一天活動就是要潑水了,經不起這折騰,逃之夭夭了吧,因此我們踏上了去老撾南塔的旅途。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