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ALA Magazine the Official Online Magazine of IPALA

IPALA Magazine
老撾南塔之行(上)

與西雙版納有著廣泛接壤就是老撾,老撾又名寮國,是目前全世界最貧困的國家之一,也是少數堅持共產主義的一個東南亞國家。

早在70年代我在版納插隊與工作時期難免會有機會達到離國境線很近的地方,但從未越雷池一步。不過那時有援寮抗美,大量的出國部隊經過勐臘出境,而且知青與部隊關係還很好。出國部隊雖然都沒有帽徽領章,但兩種軍服一看就知道是工兵還是作戰部隊。工兵是修築國防公路的;有了公路遭受到轟炸,就又又去了高炮部隊。我們都知道那時付出了沉痛的代價就是為了修一條到南塔省的國防公路,南塔在寮文中是:ຫລວງນໍ້າທາ

乘下鄉40年慶故地重遊,草芯提議繼續南下,到南塔一遊,於是我們10人包了部小巴成行了。老撾是很少遊客的地方,相信景色會與西雙版納差不多,但這次總算是親臨其境,到揭開神秘面紗的時候了。

從勐臘縣城出發約一小時車程就到了磨憨口岸,正趕上清早武警的升旗儀式,一看就知道操練有方。出境手續簡單,一會兒功夫就過去了。

到老撾是落地簽證,聽說想要順利過關可以在護照裡夾點鈔票。我不信邪,看到明碼標價美國人$40,我和北加州的知青李曉和兩人沒有零錢,就遞上$100的票子。只見那簽證的在抽屜裡到處翻找零錢,最後給回我一張5000元的老撾大鈔,搞得我一頭霧水,我也不知道與他交涉要用傣話好還是用英語好,後面排隊的人告訴我那張票子相當於人民幣8元?!

簽完證看到國旗飄揚,喔,是鐮刀錘子的共產標志,抓起相機就要拍,馬上聽到的是不許拍照!不讓拍,我偏要拍,等我回頭就拍下了:

過了邊境線行進去南塔的路程比勐臘去口岸的路程還要遠。一路欣賞風光,如今西雙版納已是大力開發過的了,已經不再是昔日風貌了,所以這記憶中的原始景象還是在這異國他鄉裡更為接近。

東南亞各國都是信奉小乘佛教的,我們去的時刻正是潑水節,也就是說是一年中最大的節日,相當於過年。我們首先去了著名的有大金佛的廟宇,看看他們有些什麼特別的活動。在戶外有少女挑來了漂著花瓣的清水來裕佛,以前只是聽說,這次可謂眼見為實了,各種格樣佛像真是琳瑯滿目,不是親眼見到是很難想像出的。

在廟宇裡擠滿了帶上貢品的善男信女,他們虔誠地禱告祈福。這把我們又搞糊塗了,這共產主義不是主張無神論的嗎?看來信其無還是不如信其有。

在廟宇外面我們遇到了來向我們兜售小手工藝品的小販,但都不是精品,不感興趣。倒是一些人文引起我的注意,趕快抓拍一些人像特寫。其中一個小女孩在過年時打開一個裹葉包的粑粑正準備吃,使我當時感覺到說不出什麼滋味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