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ALA Magazine the Official Online Magazine of IPALA

IPALA Magazine
重返龙因寨

1969年4月,我与另外七位弟兄一起来到西双版纳勐腊县上龙因插队落户,2009年4月整满40周年。届时又正是傣历1371年泼水节还加上第12届西双版纳边境贸易旅游交易会,能有幸与百余名当年插队知青重返第二故乡,意义非凡呵。

要说龙因寨有上下龙因两个村寨,还是有点知名度的。以前国防公路从寨前经过,要去老挝丰沙里或经尚勇出国都是必经之路。就是上龙因寨前一棵大菩提树在军用地图上都有标记。知青下乡不久曾与当地傣族百姓发生过冲突,著名的下龙因事件(在《天堂岁月几疑在梦中》一书中有多篇详述)后,又使之名声大振。

2005年底,我与曼列插队的严捷曾返回阔别已久龙因寨,可是了了一大心愿。但当时有州人大副主任的陪同,又有县镇各级领导随行,加上当地电视台记者等,造成寨子里小轰动,款待之余,傣族老乡再三问我国外到底当什么大官?我一再解释,一面又想,如果我下次自己再回寨子乘公交车或“打的”,是否又成了丢官弃职,国际下岗什么的?

4月15日是法定传统泼水的日子,我们都是快奔花甲的人了,经不起落汤鸡似的折腾,故有意避开。由徐丹蕊召集10位老知青包车去邻国老挝南塔一游,回程路过龙因寨正好晚餐聚一下。这次有准备,我预先电话告知了村长,不料他根据来电显示,不停地打电话来催我快到了没有。我还不知道现经磨憨口岸的高速公路不再经过龙因寨。虽然晚了点,但太阳还没落山(本来云南就要比北京要晚个把小时的时差)。可惜原讲好共进晚餐的上下龙因另外5知青已离去,但一直专来等我们的武装部长仍在。

我们一到赶紧在乡政府立的“龙因勒”村口石碑前摄影留念,我直奔缅寺,对着里面我以前居住过的角落就是拍照。

当天本来就是当地盛大节日,加上知青的到来,可谓双喜临门。活动在一阔绰大竹楼举行,一看就知道做了不少准备工作。一些妇女穿上了统一的表演民族服装,使得我们一起去的5名女知青有点眼热,想跃跃欲试傣家筒裙,又怕自己身段不及傣家苗条,不好意思开口,就由我代向她们提出,得到的回答是很肯定的“我们有”! 这下好,一群妇女大有受宠若惊“人来疯”之势,不但找来了各种服饰,还忙着帮带好头花,最后还要出主意,说打个小花伞,照相更好看。

欢迎仪式傣语称之“述欢”,是最高规格礼节接待,一般在竹楼上举行的。场地有所布置,中央桌上除了有花饰之外,还供有香烛,鸡,钱币等。在场人都要用纱线联通,或用手指搭前者的后背,使整个会场大家都有联系,如同电流贯通全场。执事者长篇大论地背诵经文,众人低头默祷,还要捏3团糯米饭,揪3块鸡皮。最后的仪式是会众一面念祝福词,一边在来宾的双腕栓纱线,这种礼节或许如同藏族献哈达。值得一提的是,我们以前插队时可没见过这种场面,那是因为文革,作为四旧给破了。现在恢复传统文化习俗,搞起来可能比以前可能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插队时我们就学到了傣家的绝对平均主义,分配什么都要户户有份。以前我们插队时,全寨连知青集体户共34户,回国前我电话中得知现已达70户。我当场也向他们赠送每户一份纪念品,这份心意是早在一万公里以外就准备好了的。

接下来大家来到竹楼下晚餐,席开多桌,傣家菜,糯米饭和苞谷酒等等,不在话下。我接受上次教训,竹楼反射欠佳,光线特暗,录像噪点太多,这次我就特带了电池摄像灯来用。席间谈话,内容话题很多,多人自豪地表示现全寨现已有8辆轿车,就3年多前我来还是最多有辆摩托车。再与我们以前插队时比,那时全寨只有得起一辆胶轮马车和几部木制牛车。要说傣家脱贫致富确实有方,与其他地方农村相比,整个生活水准迅速大幅提高,这也是我们喜闻乐见的。

我还遇到一个特殊敏感问题,2006年我们出了自己的《天堂岁月几疑在梦中》一书,考虑再三,还是小心翼翼地给上龙因寄了一本去。因为书中提到下龙因打知青的伤感情事。事后电话随访,得知书已传阅,写的都是事实时,才放下心来。这次见了面,村支书还是又主动提到这本书,还是刻骨铭心嘛。令人沮丧的是上次来就听说一来就教我们做饭生活的波安早已过世,他可算是我们接受再教育的启蒙人了。这次来又闻与我相处最好的“打猎一只顶”不久前也乘鹤西去。时间不饶人,40年就等于是大半辈子的光阴。

再看看当年儿童,如今都年近半百,傣家人记性特别好,讲起来还真认得出些来。看那些人到中年的妇女,没等酒足饭饱就已经在音响的伴奏小翩翩起舞了。几位女知青经不起她们的诱惑,都加入舞蹈行列,尽情欢畅起来。跳完了民族舞,又跳交谊舞。结束时相互依依不舍,还要包点土产带走。我想是否上下龙因寨以前从未有过女知青,见了闺女就欢喜?但用句“一见如故”来形容她们是再恰当不过了。

事后徐丹蕊对我说,上龙因之行玩得最尽兴,回来一觉睡得最好,睡好一觉起来什么病都没了。这使我想起,我以前在县医院搞理疗,就有一种电兴奋疗法:只有充分的兴奋后,才会带来彻底的抑制大放松。这岂不也是对我们这次整个知青大返乡活动,一解思乡愁的一个如实写照吗。

Comments are closed.